刷新中

如果,所有结局都已注定
遥远的曾经不能挽回
我不求轮回辗转
不求下世结缘
我只求一场冬雪
只求执着你的手
漫步在老巷旧街口
求冬雪度我们白头
这样,也算是共一生了

你好,陌生人

【黑花/第一人称微意识流】
   
    作者:九歌
   
    审稿:叶蓠
   
    字数:4516
   
    ————————分界线————————
   
    [你好,陌生人]
   
    我只是一个路人,于他而言。
   
    他是我在旅途中偶尔认识的一个男人,成天戴着一副墨镜,无论是行为处事还是身份目的都很像一个谜。但他很强大,毋庸置疑的强大,我并不是什么拥有特殊才能的人,但是基于我的职业,我看人一直很准。那个男人,表面上一直疯疯癫癫,和每一个人都聊的开,只是一天就和所有人都混熟了,但实际上他的神经却时刻紧绷着,不被任何人察觉,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准备战斗。他没有一刻是放松的,即使是笑着的时候。对,他很多时候都在笑,甚至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在笑。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他的笑是一种武器,玩世不恭漫不经心,轻而易举的瓦解了所有人的警惕心,这种不经意间玩弄人心的本领反而更能体现这个男人很可怕,如同恶魔一样充满蛊惑力。但同时也充满魅力,无论是黑色皮质风衣下漂亮而充满力量的身体,还是那明明漫不经心却能够征服所有人的笑。不得不说,我被他深深吸引了。毕竟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人,你明知道靠近他会万劫不复 却还是心甘情愿奋不顾身,甚至死不悔改。不知该不该说这是一种遗憾,因为他就是那种人。我猜想喜欢他的女人恐怕很多,保守估计是一个加强连,至少在我已知的这只队伍里,所有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就想抛去理智的堕落。而我很清楚,他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他可以笑嘻嘻的把所有女人搂在怀里,可以在床上轻而易举的让他的床伴达到顶峰,但他不会为情欲而动摇,他是那种可以让你在任何时候为他疯狂,而他却能带着笑意让你的疯狂加倍,不停堕落,可他的思维和意识却永远不受影响,清晰的不可思议的人,甚至让你怀疑他没有情绪这个东西。我有时候以至于觉得他是一个性冷淡,面对队伍里那么多性感的美女露骨的挑逗——连我这个女人都忍不住觉得浑身发烫的挑逗,他却可以只是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连半点该有的生理反应都没有。这只有两种解释,第一,他不具备那个能力。(但这是不可能的。)那么第二,欲望对他来说只是一种可以随便操控的东西,于他而言根本没有半点影响。如果是第二种,那么这个世上是否存在能挑起他欲望的人将是一个谜。
   
    但对我这种女人来说,越是神秘越是强大的男人,越充满魅力,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男性荷尔蒙散发机器,他可以轻易掌控所有人的情绪,只要他想,你的目光甚至一刻也离不开他,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是你受他影响,压根就不会注意到他。我从没见过这样让人为之着魔的男人,从北京到西藏的路上,我整个人的目光都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他似乎一直都知道我在窥视他,却从不在意。
   
    到达西藏的那天是一个大晴天,高原特有的湛蓝色天空让我有种不真实的眩晕感。我们的旅途还没有结束,到达这片地域之后我习惯性的搜索那个男人的踪影,但他却诡异的消失不见了,从所有人眼前,明明不到十秒的时间,他却像掌握了瞬间移动一样的诡异失踪了。我不知是什么感受,总之不是悲伤,可能是失落。但是让我惊喜的是,傍晚我们整队出发的时候,那个男人又重新出现在了队伍里,这一次,他的身边多出了一个人,也是一个男的,但却是一个无论外形还是气质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男人。我不得不说,这个突然出现在男人身边的人,像艺术品。如果说男人穿粉色衬衫是在挑战自我的话,这个男人恐怕已经把粉色穿出了唯一性,让你看到这个粉就明白不可能存在另一种粉能超越他了。从容中带着掌控一切的淡然,优雅中带着男性独有的霸道和凌厉。不经意间就可以网罗所有人的完美微笑,就像宇宙里最无可挑剔的绝对圆形——黑洞,每一个弧度都是为了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说第一个男人有让人心甘情愿为之堕落的魅力的话,这个男人身上的,绝对是让人自愿为之付出一切的绝对吸引力,他身上有着上位者自带的尊贵与不可抵抗的威压,心甘情愿为他付出生命的人绝对不会少,无论男女。我猜他的身份不会一般的。他来这里不过一个小时,所有人就自愿的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集体,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我在这个队伍里呆了一周,所以我很明白,这支队伍里并不缺乏恃才凌傲的人,而且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集体,但是此刻竟然有人用那么短的时间就让他们联合起来了,而且似乎他说什么都没人会反驳一样,这种天生的掌控力,就像上天给他戴了至高无上的王冠。奇怪的是,这种被人凌驾在上的感觉我竟然完全不排斥,以我的个性来说,这是比哈雷彗星于下个月就要撞击到火星,导致火星脱轨撞上地球一样绝对不可能的事。但它确实发生了,而我正亲身经历着,这毋庸置疑了。而据我之后一路上的考察,这个男人的确拥有着远超旁人的智慧,他走的每一步或者说安排的事情,从来都是滴水不漏,而且即使其他人的执行上有失误,他也有数种方案可以弥补,所有事情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中。如果不是他偶尔说的冷笑话,他表现出的智慧和他无时无刻不让我折服的气度和强大,足以让我以为他是一个真正的神。
   
    更让我奇怪的是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似乎是约定俗成,如果是第二个男人说出的方案或者决定,第一个男人绝不怀疑,理所当然的和其他人一样完成,而如果是第一个男人说的话,第二个人也会认真的思考,他们之间好像不存在任何隔阂。一般来说两个同样优秀的人很难认可对方,尤其是同性,这就相当于一山不容二虎。但我并不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不对劲,实际上,作为一个女人,我很清楚他们是一对恋人,至于谁上谁下,首先这不是我想知道的问题,其次他们的强大让我根本无法判断。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似乎一向比较干脆明了,如同这两个人,的确不存在什么黏糊糊的感觉。我见过他们两个一起讨论贝多芬和莫扎特谁更适合倒斗的时候听(虽然我并不明白什么是倒斗,而且在我感觉里,贝多芬和莫扎特的区别恐怕仅仅在名字,我会说我更喜欢马克西姆•姆尔维察吗?)我也见过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为了抢一样食物用筷子“大打出手”的场景(虽然每次看到的时候我都会吃惊的忘记夹菜,老实说这两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像会干这种事的人)……而粉衬衫的男的似乎一直有很多电话要接,每次一拿起手机 我就可以感觉到那个男人身上原本若隐若现的威压变得更加明显,他似乎是心不在焉的布置着所有事,但我明白,那是一直掌控一切之后的从容,没有什么值得他去在意,或者说,他已经强到解决所有问题。而每当粉色衬衫的男人拿起手机,另一个男人总会站在一边,随性的叼着烟,那种感觉我无法形容,就好像,只要粉色衬衫的男人一句话,他就可以一枪把这片天地搅个天翻地覆。
   
    这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我感觉不到半点不和谐,我一直以为,两个同样强大,但性格的表现方式截然不同的人,并不适合在一起,他们只会压迫并毁灭对方,虽然这在很多情侣身上印证过,但对于他们,这似乎完全不成立。他们两个就算在一起喝个白粥,都给人无比自然的感觉,就算他们喂对方吃我想我也不会觉得惊讶了(虽然这并不可能)。很多时候,我以为他们会用聊天来打发时间,但似乎他们两个安静的做自己的事的时候更多,每次我看过去,两个人坐在一起中间隔一点空地各干个的事的时候,我总会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不由自主的,我想起了某部小说里的话——当你可以跟一个人不说话,分享片刻寂静,且不会觉得尴尬,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遇到了对的人。而且,更让我惊奇的是,之前哪怕是在那样安全的环境下也从未放松过警惕的两个人 在彼此面前却都很轻松。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是在生死之间来回徘徊的人(基于女性的直觉),如果是这样,他们两个在彼此面前宁静又轻松的状态会让我吃惊无比。因为我知道,越是在死亡间徘徊的人,越是难以找到祥和的感觉,他们的骨子里都带着警惕,但是他们之间……我猜这甚至是神迹之下的结合了,他们像是彼此的救赎,虽然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不需要同情和劝诫,但我并不怀疑,他们之间,只要有彼此在,即是无敌的。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对方会是你的软肋,但更高境界是,爱上一个人,对方就是你力量的源泉,你会因他无所不能。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强大到不需要质疑的人。
   
    我一直有一个猜测,感情是受欲望影响的,欲望的变化会影响一个人对爱情的忠诚。而在爱情中的人又是自私而充满占有欲的,所以恋人的欲望只允许对自己产生,这种欲望包括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反应。换句话说,恋爱中的人绝不允许自己的恋人和其他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但这两个人又一次打破了我的理论。我之前说过,充满魅力的男人总会吸引到火辣而热情的性感美女,然而这两个人,对于彼此面前挑逗着对方的性感女郎完全没有过多的在意。粉色衬衫的男人完美的外形和气质堪称是盛开的罂粟,也许罂粟这种邪魅的植物完全和这个男人的气质不相符合,但那种致命的吸引力却只多不少。女郎们围绕在他的身边的时候男人也是绅士无比,而另一边正在和人聊天的人却并没有多关注这边。我多次把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之间转来转去,似乎想找到他们两个吵架,不合甚至吃醋的痕迹,但实际上并没有。粉色衬衫的男人完美的送走围着他的女郎们后,就一直在玩手机,他似乎对俄罗斯方块这个古老的游戏情有独钟。直到队伍的聚会结束后,这两个人才会重新聚到一起,有时候是讨论什么,有时候是一起出门,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但每次回来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即使是在荒山野岭。
   
    我有幸看过这两个人展示过身手,那是在我们的队伍穿越一个狭窄的悬崖走廊的时候,队伍中的一个摄影师脚下的石头突然松落,他带着他全身的装备跌落出去,而这个时候,粉色衬衫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可以任意伸缩的白色棍子,他在拿出棍子的刹那就把它甩给了另一个男人,而后者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的每一个行动,在粉色衬衫的男人跳下崖的瞬间就把棍子伸了过去,前者在落下的时候一手拽住了摄影师的肩包,另一手分毫不差的抓住了男人递过来的长棍,即使在此之前他并没有看到棍子是从那个角度伸出去,又递到了什么位置。而当时恐怕除那两个男人之外的所有人想法都和我一样,站在崖上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凭借一根棍子拉上来两个悬空着的成年人。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或者说实际情况本该如此,男人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就轻易把那两个人拉了上来。摄影师当时已经被吓傻了,所有人最终好不容易离开了那片危险区域。而我相信那个时候我们都有一个疑问,到底是什么,给了那两个人完全没有犹豫过就把生命交给彼此的勇气,又是什么样身手,才能在那样狭窄毫无施展空间的突发情况下完美的完成那样的配合。至少以我的理论水平,我无法解释这样的事,它甚至超过了我对人类的理解,那种情况,即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特种兵也不可能把救援完成的这样迅速、轻松而完美,就好像电影里面预演过的剧本。
   
    之后没有人再提起那件事,我不知何时,已经能用纯粹欣赏的眼光而不是渴望被注视的目光去看待他们。他们更像是一种神迹,太过完美,恐怕这个世上只有他们彼此才配得上对方,我突然明白了他们对于对方的意义——他们是彼此是神。
   
    在抵达队伍最终目的地的那天,我偶然看到了他们两个收拾行李提前脱队,虽然知道分离是迟早的事 但那一刻心里的失落是言语无法形容的。我知道他们两个已经看到我了,我也明白,他们可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我并不是没有从他们身上闻到一丝血腥味,但这个世界上,谁又没有秘密和苦衷呢?
   
    即使完美是虚伪的,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不容置疑的。而且至少,对于我来说,在离开的最后一刻,他们逆着晨光回头看我的那一眼,是真实的。

评论(5)

热度(6)